林道长与我解长衫

一生痴绝处 无梦到徽州

【少暗

  大雨冲刷着栈道。蜿蜒流水一股股漫流,裹挟着一切压抑的、沉痛的、不堪的,咆哮着汹涌。
  浑身都疼,浑身是伤口,将衣袍渲出大片暗红,倒像一身的花纹。
  血水掺着雨水从每一个伤口溢出,爬行着汇聚在脚下,冰冷的一潭。
  他懒得去捂,微微抬眼想看看天,但血迹层层凝结在脸上,他只看得到黑红一片。
  “砰"一声的,他腿一弯跪在地上。
  真是,死这么难看,没事当什么刺客。
  他勉励直着脊背,他听见了眼前的脚步声。他想捕捉那飘渺迷蒙的声音,可雨声贯耳,震的他头晕。
  该是那和尚。
  思及此,他突然扯着嘴角,用...

  金光瑶狠着声对峙蓝曦臣,口里心里明明是恨的。
 
  可后来又蓦地软了音,轻了声,极慢又极颤地说:可我独独没有想过要害你。
 
  他像是委屈极了,又像在坚定地确定着什么。眼前将剑捅进他胸膛的人,确实是那个担了金光瑶十成十的真心的蓝涣。

  少年时期的靖王应该是口拙的,六艺四经习得到位,可打口中评鉴出来却干枯无趣失了颜色,磕磕绊绊好似一盘散沙。
  如今帝王身座九龙椅,头配冕珠冠,镇的是天下八方,面的是满朝文武,议的是朝政社稷。
  可这一腔情话却没人说去了。

  而大梁人民不知道的是,在他们仁义善治、明达威严的陛下心中,满城金玉软甲、华绫美罗璀璨溢目,加起来却抵不过林氏祠堂案前的一颗珍珠。

  后来梅长苏依旧会在夜里猛地惊醒,像过去十三年里的每一夜。
  背后是冷汗如瀑,帐外是烛光摇曳、灯火如豆。
  彼时只有窗棂外摇曳树影婆娑声,以及久久无法平息的如擂心跳,一下下敲击着耳膜与空洞苍凉的胸膛,击磬一般振得生疼。好似心间被生生破布般扯开来,缝隙间是窗外一样的凉风叫嚣。
 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,随之而来的会是背后贴上来的炽热胸膛,殷实所有空虚。他会枕着这份炽热再次安然睡去,一夜无梦。
  十三年孤寂冰凉终究是归得芙蓉帐暖。

   二刷琅琊榜。
   前面剧情多煽情愣是没反应。最后54集烛光摇曳,帝王缓步到灵堂,揭下林殊牌位上的红布。
   一看到萧景琰的眼神,一下子还是没忍住……
   大半夜对着电视哭得像只矫情狗。